第六章【猫头岭的鞭炮声】

????“爷爷,不孝孙儿来看您啦,这几年孙儿没有在家,有对不住您的话不要怪罪孙儿!”秦二霸席地坐下,对着爷爷的坟头自言自语道,其实他并不信迷信,但这种心灵的寄托令他可以对爷爷有一种思恋。

????想他从小因为身体弱小被父母抛弃在野地,要不是爷爷大发慈悲将他抱回家,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那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秦二霸这么一号人。

????“来,爷爷,您看,我给你买了您最喜欢的白酒,这可不是老白干那种垃圾货色,而是纯正的贵州茅台!”秦二霸又从包裹里取出一瓶包装很好的白酒道,这是他退伍时营长送给自己的东西,在这年头,这可是稀罕的高级货。

????记得当时营长还是一脸感叹和无奈的拍着自己肩膀,说:“二霸啊,凭你这身手和胆识为啥要走啊,就算如今不是战争时期,不能建功立业,报效国家,但凭你全师第一拳击冠军,去当个特种兵那也是轻轻松松的啊!”

????但吴恒回家心切,直接对着身边战友使劲揉着湿红的眼球,毅然的拒绝了。

????秦二霸神情有些悲伤的将茅台酒洒在爷爷坟头,当然,他不是心疼酒,而是脑海里出的一个画面。画面里自己顶多十一二岁,长得虎头虎脑,而爷爷正喝自己酿的劣质酒,手里剥着家里种的花生,而自己正嚷嚷着长大要给爷爷买好酒的画面……

????就这么大约过了小半个钟头,秦二霸眼眶不禁间有些泛红,双手将黑色袋子中的一大堆纸钱拿了出来,这次他没有说话,在看着纸钱燃完后又将一大截鞭炮取了出来,围绕着爷爷坟墓足足绕了一圈。

????“爷爷,来拿钱吧,孙儿过段时间还来看您!”说完,秦二霸将火红的烟头送上鞭炮引子,然后连退数步,只听急促的“嘶嘶”几声,接着炮声连绵,噼里啪啦,如雷鸣天地,滚滚的烟雾缭绕整个山坡……

????“诶,秦三,你听这炮仗是从哪里的啊?”秦家湾的烂泥路上,一个土里土气的农民扛着个锄头说道。

????“狗*的秦耙子,你眼睛瞎啦,自己不会看,这不,在对门猫子岭上的呐!”被喊秦三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壮汉子,长得到有几分身板,不过一双小眼睛外加几颗黑痣就不咋的了。

????“哎呦,在猫子岭上说,看这青烟架势,怕是来头不小!你说猫子岭上哪家坟地的后人有这分本事哦!”那被骂的五十岁老头看起来有些老实巴交,并没有回口。

????那长着几颗黑痣的汉子啐了一口道:“切,猫子岭上埋的也就是湾里秦大牛家的老子,还有就是那个生了一个没用儿子的秦老头,不过看样子多半是秦大牛家放的,要说秦老头,摊上那样一个败家子,老子看他这几代也享受不起这福气!”

????那老实巴交的老头摇摇头,眼中似乎走出一个身影,感慨着说道:“那可不一定,万一是秦老头家那孙子回来了呢?那二霸子从小就聪明伶俐,虎头虎脑,虽然有些调皮捣蛋,但我看他一定能成大器!”

????名叫秦三的黑痣汉子听到二霸这两个字漠然一颤,眼中也闪过一道不可掩饰的异色!秦二霸,可是这年轻一辈十里八乡都赫赫有名的凶神,从小就争强好胜,打架斗狠几乎是家常便饭,在这金凤村谁人不知!而这秦三显然有些忌惮之意。

????黑痣汉子强忍住心中的恐惧,佯装着不屑的说道:“切……切,就就……那个杀人犯,出去跑路近四年,估计早死外头了!”

????“好了,懒得跟你这遭老头子废话,老子还要去看秦老头家的好戏,说是隔壁村又来人催赌债了,我倒要看秦家那两母子这下怎么办?”黑痣汉子回头冲那老头吼了一句,然后向着湾里走去,当提到秦家两母子时,脸上尽是邪恶的秽笑。

????“唉,作孽啊,,,,,,”扛着锄头的老头颓然一叹,向着湾里缓缓走去……

????猫子岭上,秦二霸最后在回头望了几眼,带着沉沉的眉目,向着下山的路走了去。

????由于上山看望爷爷的坟墓急切,因此秦二霸并没有注意家乡的庄家,到现在从山上下来才打量着绿油油的玉米地以及一颗颗健壮的柑橘树。

????“看来今年的老天和太阳很对头嘛!这家家户户的玉米长势都不赖!”秦二霸看着身边的正长成形的玉米杆子,点着头道。

????农民一年四季都是靠天气,说白了就是靠收成,要是碰上倒霉季节,别说收回成本,就是连种子肥料钱都赚不回来。秦二霸自小在农村长大,当然知道这些“玉米”对一个农民的重要性!

????至于这些柑橘,却是让秦二霸不容所知了 ,因为他出去当兵的时候家里根本就没有种这么多的柑橘,一家一户最多也就门前来两棵,以够冬天尝味用。哪像如今,整个家乡的地几乎都种遍了柑橘!

???? 

????